2019年度新安全服務企業TOP50
全世界各行各業聯合起來,internet一定要實現!
eNews 正文

建議成立群眾性敬老組織

2019-12-10 eNet&Ciweek/奇平

最近,信息社會研究圈子里的人,有三分之一跑去研究老齡問題,還成立了三十人論壇,我是屬于無動于衷,拒不入伙的。不料,本周到底還是被另一些研究信息化的人,捉去開養老政策的會,說是與信息社會的組織轉型有關,只好去了。聽了許多高見之后,忽發奇想:中國何不成立群眾性敬老組織,來解決日益迫近的老齡化問題。

先談學習別人的體會。聽下來,老齡問題,可以概括為老有所養,老有所為兩大類問題。老有所養是傳統問題,主要趨勢是社會化養老。容易理解,因為居家養老,很難行通了,計劃生育搞得兒孫“一代不如一代”(指數量),自然要由社會來解決這個問題。老有所為,則是新的問題。進入知識經濟,60歲退休時,正是知識生產力最高的時候,到75歲前,判斷力、經驗俱佳,需要充分利用起來,變社會包袱為社會財富。對此,也舉雙手贊成。

我倒是生出另一個想法。學者想的是,老齡這件事本身怎么搞好。但政府想的可能是,老齡這件事,最后的責任人是誰,出了事找誰。我覺得這么想比較提綱挈領。沿著這個思路來想,小孩子的事,有少先隊管;青年的事,有共青團管;婦女的事,有婦聯管;工人的事,有工會管……這些管事的組織,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都是群眾組織(在中編辦,又稱群團組織),一共有22個,就差一個老齡組織了。將來老年人會接近3億,比22個群團的哪個人群都多。為什么有全國性的計劃生育協會,沒有全國性的老齡群團呢?

思考這個問題的大框架,恐怕是應該先想,政府、市場、社會,哪個層次負責比較靠譜。把老齡問題,定位在政府層面建立組織解決,有相當難度,也不符合趨勢,還不符合國情。中國不同于北歐福利社會,什么都讓國家包了,國家包不起。定位在市場層面,交給企業解決,優點是企業效率比較高,老年人有房有錢,一拍即合,這條路會走,但全押在這上面風險也比較大,一旦市場失靈,出了問題,都不知該找誰。所以,還是在社會這個層面建立常設的群眾組織來解決比較好。信息社會的組織轉型方向,也是在社會這個層面加大做文章的力度。

中國古代在其鄉村社會組織運作中有鄉紳制度,就比較系統地把老人的作用從社會細胞一級開始發揮出來,對社會穩定起到了建設性作用。鄉紳由一些亦官亦民,非官非民的老人構成,主要是科舉及第未仕或落第士子、當地較有文化的中小地主、退休回鄉或長期賦閑居鄉養病的中小官吏、宗族元老等一批在鄉村社會有影響的人物構成。鄉紳在上情下達、下情上達中,發揮了老有所為的社會穩定器作用。反面例子是香港,不少存款三四十萬的長者,都沒有安全感,更談不上尊嚴。香港右翼青年在政策辯論中怒言:為什么要我們每個月出錢供養老人?一個社會,無老不穩,久而久之,不亂才怪。

相關頻道: eNews

您對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見,請在下方提交,謝謝!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廣告
彩票上瘾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