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造就了老字號?
全世界各行各業聯合起來,internet一定要實現!
排行正文

2019云計算企業百強

2019-11-07 eNet&Ciweek/水伯

2019云計算百強.jpg

根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公布的數據

2018年我國云計算整體市場規模達962.8億元,增速為39.2%。其中,公有云市場規模達到437億元,增長65.2%;私有云市場規模達525億元,增速23.1%。預計未來幾年云計算市場將保持穩定增長,產業結構持續優化,產業鏈條更趨完整。

在細分市場方面,IaaS依然占據公有云市場的主要份額。2018年,IaaS市場規模達到270億元,比2017年增長了81.8%;PaaS市場規模為22億元,與上年相比上升了87.9%。未來幾年企業對大數據、游戲和微服務等PaaS產品的需求量將持續增長,PaaS市場仍將保持較高的增速;SaaS市場規模達到145億元,比2017年增長了38.9%,增速較為穩定。

由此可見我國云計算基礎設施仍處于規模投入期,IaaS+PaaS依然是市場增長核心驅動力。然而云計算企業耀眼的數據背后,卻也引發了業內人士的擔憂。

虧損or盈利

2018自然年阿里云營收規模達到213.6億元,4年間增長了約20倍,成為亞洲最大的云服務公司。同年,阿里云的凈虧損高達55.32億元人民幣,其他國內云企業的情況大體相同,在營收大幅增加的同時,卻始終保持著高虧損的狀態。而反觀國際市場,亞馬遜AWS同年在收入256.55億美金的同時,凈利潤高達72.96億美元。

為此,部分業內人士解讀其為國內互聯網廠商前期盲目追求擴張,缺少技術沉淀所致,故而在當前經濟寒冬中虧損實屬意料之內。但事實顯然并非如此,在全球經濟下行的情況下,阿里云依然保持著營收高增長的態勢,能夠以后來者的身份成為世界前三的云服務商,必有其獨到之處。

虧損恰恰說明了阿里云對自身技術與市場前景的信心。只有對市場前景樂觀的情況下,企業才會在投資上不斷加碼。亞馬遜之前也是持續虧損,直到美國云市場增速降低到20%左右的時候,亞馬遜開始控制成本,很容易就做到了盈利。在中國云市場年增長持續走高之時,云計算服務商沒必在初始階段就將重點放在削減成本上,這樣反倒容易丟失潛在的市場份額。

阿里云智能總裁張建鋒在一次采訪中說道:“我們對云的戰略方向充滿信心,已經為未來十年做好準備。”與其聚焦于一時的盈虧,或許眼光放長遠些,有些問題自然便有了答案。

獨立云計算廠商的現實

隨著騰訊云的發力,目前我國IaaS市場呈現阿里云和騰訊云雙寡頭地位,整體市場占有率超40%。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巨頭們都憑借資本、技術、客戶等壁壘傲立群雄,寡頭市場基本已成定局。如何與巨頭做產品和戰略差異化?

目前來看,對基于云計算的遠程基礎設施的依賴意味著企業需要承擔外包一切的風險。盡管大多數云計算平臺都實施了最佳的安全實踐,但在外部服務提供商的服務器上存儲敏感數據和重要文件仍舊會帶來一系列風險。許多公有云用戶表示,“即便自己的業務只部署在公有云上,也希望是多云的,而不是只鎖定在一家云平臺上”。還有很多極端的客戶因為害怕被廠商鎖定,只用最基礎的IaaS層,不用PaaS層的組件。因為如果企業部署了云廠商的PaaS之后,其業務和云平臺的耦合性會更高,而很多企業存在被供應商鎖定的擔憂,不想把雞蛋放到一個籃子里。

UCloud和青云QingCloud都想在“中立”上做文章。所謂中立,就是云計算廠商不做業務,不會占用數據。“一些與巨頭有股權關系的企業會選擇UCloud,這些公司希望數據能掌握在自己手里”,UCloud聯合創始人兼COO華琨表示。

UCloud數據可信流通平臺安全屋即是代表。安全屋可以為企業提供一整套基于云端的安全技術、計算技術和流通規則,確保數據所有者對數據的絕對控制權,數據需求方僅可獲得計算分析后的結果,無法接觸原始數據,確保在數據所有權不變的情況下,實現數據的安全共享,規避了數據的二次交易、數據泄露等風險。

不過為了應對競爭,獨立云計算廠商的產品線不得不越拉越長。青云QingCloud從最初的IaaS服務提供商發展到云平臺,從數據中心延伸到邊、端,構成云網邊端一體化的廣義云大平臺,UCloud也推出自己的物聯網等平臺擴充產品線。

這也是獨立云計算廠商的無奈之舉。青云QingCloud市場副總裁劉靚對此表示,“云計算廠商要么做平臺,要么做細分市場。青云QingCloud相信企業對IT的訴求要極其敏捷,除了大平臺能幫它們搞定之外,別無他選。所以,如果青云不做平臺,未來最好的出路就是被巨頭收購,成為平臺的一部分。另一條路,就是我們自己做平臺,做全產品體系。”

平臺建設非一朝一夕之功

隨著IaaS這塊梯隊玩家基本已經定型,而SaaS 領域新老勢力眾多,正打得難舍難分。處于起步階段的PaaS,反而成了云計算市場的新變量,新藍海,吸引了后來者入局。

近年來,為了打造自身產品優勢,IaaS廠商開始上攻PaaS,SaaS廠商則開始向下沉淀。IaaS廠商如剛才所說是為了可以在競爭中生存,而SaaS廠商則是希望可以在支撐用戶的同時又滿足每個租戶的個性化需求以及進行個性化開發,目的都是為了構建自身優勢。

然而搭建PaaS平臺是云計算壁壘最高的產業鏈環節,PaaS平臺不僅僅是技術導向,也是用戶導向的,擁有海量客戶資源池,是PaaS平臺成功基礎之一。目前大多數SaaS廠商的管理平臺并不能對每個企業或行業的個性化使用訴求給予充分的滿足。PaaS生態的道路,才是贏得市場的關鍵。

早在2016年,北森PaaS平臺技術層面就已基本成熟,但產品上架后發現,此時的PaaS平臺雖然可以快速的構建出一個原生的SaaS應用,但卻缺乏了基于HR業務的獨有特性,無法很好地支持客戶實現使用場景。為此,北森又花了三年的時間,300多個工程師將業務場景高度抽象的業務架構與高可用高擴展性的技術架構進行進一步的統一,通過不斷打磨PaaS平臺,將其逐步完善。

如今,北森的PaaS平臺日均處理數據已超過10億條,研發人員超過700人,每年產品迭代超過200次,這讓更多的客戶和合作伙伴可持續的從PaaS平臺中獲益。而北森PaaS應用開發技能的培訓,也會培養更多PaaS技術人才去打造多元化應用,從而為客戶提供持續服務。

如何用科技賦能員工,讓員工更加富有成效地工作,讓管理和決策更加科學和智能,甚至如何讓人和機器和諧工作共處,這些都有待于北森這樣的人力資源科技企業去探索和推動。

邊云融合

過去一段時間,全球云計算行業迎來了新的技術變量,伴隨AI芯片、5G 技術的逐步成熟,海量的硬件設備進一步加速了邊緣計算的快速發展,邊云融合,儼然成為云計算下半場里最大的技術趨勢。

如果說云計算就像是天上的云,看得見摸不著,像章魚的大腦,邊緣計算就類似于八爪魚的那些小觸手,一個觸手就是一個小型的機房,靠近具體的實物。這樣就可以將整個計算過程放在章魚觸角內部,數據不用再上傳到大腦(云端),每個單獨觸手均可以完成內部計算以及指令的部署,極大提升計算效率。

但要注意的是,這一個過程并非處于絕對的“離線狀態”,而是將云、邊能力融合后的計算形態。邊緣側的計算架構是為了應對實時決策的需求,與此同時,這些處理過的數據也會上傳到云端,幫助“大腦”升級,從而更好地指導“觸手”的工作。這一場景毫無疑問將在未來物聯網時代頻繁出現。在芯片、5G的加持下,越來越多的設備可以根據計算需求去選擇云或邊的計算,從而實現了邊云融合,也讓設備更具智能化屬性。

邊云融合計算如何應用?在制造行業,百度智能云的邊云融合架構,可以將智能質檢模型的部署時間,從至少一天縮短到1分鐘,幫助企業減少80%的人工支出以及將漏檢率降低了91%,還可以遠程更新模型,解決柔性制造場景下的質檢難題。能源行業,雅礱江水電站在接入了百度智能云的邊云融合技術之后,成功構建起來“智能+”水電站體系。在這一體系下,借助 “泛在感知”、“邊緣計算”、“電力大腦”三大技術,水電站實現了無人值守、智能設備維護,并實現了智能預測和調度等運維和生產場景升級。類似的場景還出現在物流、智能出行、智慧園區、醫療等多個行業。

目前,在百度智能云的技術能力支持下,超過4億AI邊緣設備的邊緣計算能力突飛猛進,超過30家城市試點5G商用,城市、企業的基礎設備日趨齊備;幫助長沙、無錫、海淀、雄安等超過10家城市向智能化管理升級,以及更多合作伙伴的企業轉型。邊云融合技術應用的市場需求開始爆發。

產業互聯網的場景里,一項技術是否成功的判斷依據并不是技術本身有多炫酷,而是不同行業如何利用這些技術實現自身業務的轉型升級。“位卑未敢忘憂國,事定猶須待闔棺。”賦能行業是社會客觀存在的需要,也是時代所賦予云計算服務商的責任與使命。

相關頻道: eNews 排行

您對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見,請在下方提交,謝謝!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廣告
彩票上瘾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