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造就了老字號?
全世界各行各業聯合起來,internet一定要實現!
讀書正文

徒手攀巖

2019-10-17 eNet&Ciweek/弘毅

“你問我有沒有義務活盡量延長我的生命,沒有。”

當Alex Honnold面對女朋友的提問時,一句平靜的回答,卻對我造成了莫大的沖擊。

感謝攝影團隊

Alex Honnold,世界知名戶外攀巖者,攀爬過眾多世界知名山峰。2017年6月3日,Alex Honnold無輔助徒手攻克美國約塞米蒂國家公園3000英尺高的酋長巖,成為當之無愧的Free Solo(徒手攀巖)第一人。

幸運的是,導演金國威、伊麗莎白·柴·瓦薩赫伊將這一壯舉用紀錄片的形式記錄了下來,讓更多的人可以隨攝影師一起體驗這一登頂之旅。在此,我首先要感謝將這一偉大壯舉記錄下來的拍攝人員。

在此紀錄片出現之前,世界上幾乎沒有關于徒手攀巖的紀錄片,在影片中Alex Honnold這樣說過:“我雖然不怕死亡,但卻不想在攝像機的鏡頭下死去,如果有一天失手墜落,我希望沒有人知道。”而攝影師們也擔心因為自己的不小心,造成悲劇的發生。所以拍攝一部這樣的影片,無論對攀登者還是攝影團隊,都是莫大的挑戰。

生命的意義

影片中很形象的形容了徒手攀巖——這是一場只能滿分的考試,稍有失誤,面對你的就是死亡。我想我們大多數人,這一輩子都沒做過幾次危險的事情,或許連過山車都沒做過幾回,更不用說徒手攀巖這樣死亡率極高的運動。既然這么危險,為什么還要去做?我想這是大多數人產生的疑惑。

我想這要看如何界定人生的意義了,對于大部分人來說,成家立業、孝敬老人、培育下一代……人生的意義有很多種,但很少有人能夠將生死置之度外。雖然軍人能夠戰死沙場,母親能夠為子女付出生命,但這種獻身精神的背后是保家衛國的崇高使命與母愛的偉大。而徒手攀巖這件事,除了少數的圈內人,很難被外界感知,攀巖者的成功與否,除了自我實現之外,幾乎沒有任何現實意義。

當今社會,有多少人能夠不惜付出生命代價,只為了“毫無價值”的自我實現? 

我不行,雖然我很喜歡這部紀錄片,很崇拜Alex Honnold這個人,但是我絕對不會這樣做。但并不代表這部紀錄片對我沒有意義,因為在這部影片中,我看到了一個人的極致。

終極目標

近年來,很多人無保護攀爬摩天大樓之類的視頻不斷出現在網上,網友們也為他們的行為起了一個統一的名字——作死。雖然徒手攀巖和他們一樣,稍有失誤就會萬劫不復,但二者之間卻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影片中Alex Honnold說過,早在七八年前,他就有Free Solo酋長巖的想法,但是每次都拿不下決心。在這七八年間,Alex Honnold用時1小時22分鐘速攀半穹頂西北壁常規線路、18小時55分實現Yosemite Triple Crown — Mt. Watkins, El Capitan, and Half Dome三連攀…

雖然Alex Honnold完成了無數次驚人壯舉,但在他心中,位于約塞米蒂國家公園的酋長巖才是他的終極目標。Free Solo,即使死亡。

克服恐懼

公平來說,在攀巖領域,Alex Honnold雖然是個好手,但和他處于同一水平甚至強過他的人還有很多,但真正完成Free Solo酋長巖這一壯舉的,只有他一人。徒手攀巖,最大的挑戰在于如何戰勝內心的恐懼。

徒手攀巖不是作死,雖然這項運動的死亡率極大,但是沒有人希望墜崖而死,Alex Honnold當然也不例外。

有人說恐懼來源于不確定性,Alex Honnold要做的,就是將這種不確定性降到最低,為了成功登頂,Alex Honnold在有安全繩的情況下經過了無數次的訓練與踩點,那塊巖石可以當做踩點、該用怎樣的方法向上攀爬,光是研究這些的筆記,就有好幾本。Alex Honnold成功的背后,是無數次的準備與努力。

平常的一天

2017年6月3日清早,Alex Honnold獨自走到酋長巖的腳下,穿好登山鞋、跨上防滑粉,踏上了他的Free Solo之路。

在整個攀爬的過程中,導演、攝影師、甚至是銀幕背后的觀眾都將心臟吊到了嗓子眼里。當成功跨過一個難點的時候,Alex Honnold向遠處的攝影師露出了輕松的笑容。可能所有人中,最不緊張的只有Alex Honnold一個人。

在攝制組們經歷三個半小時的煎熬后,Alex Honnold成功登頂。說實話,在看到Alex Honnold登頂后的那份喜悅,銀幕背后的我甚至有些嫉妒——這可能是我一輩子都無法體會的喜悅。

回到營地,當導演問到在接下來的兩天要做些什么時,Alex Honnold想了想說:“我不知道,或許我下午要先做兩個小時的訓練。”

相關頻道: eNews 讀書

您對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見,請在下方提交,謝謝!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廣告
彩票上瘾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