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造就了老字號?
全世界各行各業聯合起來,internet一定要實現!
讀書正文

看不見的城市

2019-10-17 eNet&Ciweek/南風

又到一年的金秋十月,而今年的10月又有些不同,恰逢祖國母親的七十歲生日,在舉國歡慶的氛圍中,被困在一屋一格,兩點一線之間的大量上班族想要外出游玩的心早已蠢蠢欲動,想要體驗一下“生活在別處”,短暫的逃離日常的紛紛擾擾。

但似乎,一個現象讓這樣的逃離顯得意義蒼白。汽車尾氣、高樓霓虹、過度商業化的民族文化街……世界上所有大都市都有近乎相同的面孔。

千城一面,是我作為節假日出游的“滄海一粟”的切身感受。一種模式建設城市,其本質是放棄了城市本應擁有的靈魂和氣質,而給它一幅華麗的軀殼,最終失去了這個城市本來應該擁有的軀殼,成為“泯然眾城矣”。

今年五一,我到內蒙古旅游,到了克什克騰旗,聽這名字就覺得很有民族特色吧?導游也說,我們結束一天的游玩以后,可以夜游“草原小鎮”,我的心情都跟著雀躍了。事情的結果卻讓人大失所望,所謂的草原小鎮,“標配”著公園、大廣場和噴泉,因為是干旱城市,噴泉里似乎從來沒有噴出過水。好吧,這也許是很久之前借鑒別處而來的,我去探索一下有沒有特色小店,竟然發現,楊國福麻辣燙、沙縣小吃的身影在一條街上出現了兩次,連“草原小鎮”也被各樣的連鎖店填充,一恍惚還以為自己置身在家鄉的哪個小街道。

嗚呼!千城一面久矣!除了少數的文化古都還保留著古色古香的一些城墻磚樓,新興的城市幾乎沒什么特色。但是,城市化進程是沒有錯的,只是在進程中出現了一些偏差。

歷史上,城市化是發揮了大功勞的。早期城市因為生產力水平不高,可供城市居民需要的農副產品數量有限,所以城市發展受到限制。工業革命后,生產力提升,大量失地工人成為產業工人,城市化進程快速推進。

城市化使非農產業高度集中,各城市生產者之間的距離縮短,共用道路、通訊等基礎設施,各行各業各類人才聚集,使專業知識、經驗迅速擴散,技術、產品創新的幾率大幅度提高,產生了巨大的聚集效應和規模效應。可以說,城市化最大的貢獻,是促進分工,提高效率。

然而,在物質文明發展的同時,精神文明也要同步前進,才不是蹩腳的文明。仍記得人類的城市化開始之初,古希臘城邦時代政治文化的集大成者亞里士多德,同時也是偉大的哲學家,他關于城市化如是說:“人們為了活著,聚集于城市,為了活得更好留居于城市。”《西方的沒落》作者斯賓格勒說:“只有作為整體、作為一種人類住處,城市才有意義。”

從哲學家的口中,我們看到冰冷歷史進程中的一點哲思,他們的話是在闡述一個關于城市的基本概念,即城市首先是人類的一種最主要的居住形態和生存空間。人們生活在其中不是被迫的,而是為了生活得更好。

思維從遙遠的追思回到當下的現實。近年來,我國城市化進程加快,在提升城市居住品質的同時,也出現了大量“復制”“粘貼”的操作:一樣的寬馬路,一樣的大廣場,一樣的噴泉(也許從不啟用)、一樣的雕塑,從南到北,每個城市的美麗在被抹殺。

假若一個人靈魂與氣質都沒有了,哪來的魅力?城市也一樣。“復制”使一座座歷史悠久的城市失去了其自有的人文色彩,文化的趨同性掩蓋了文化的多樣性。

我國自北而南有寒溫帶、中溫帶、暖溫帶、亞熱帶、熱帶等溫度帶,以及特殊的青藏高寒區,地形地貌差異明顯,造就了豐富多彩自然風光,絕美的大好河山,但人文景觀的聚集地——城市,現在卻很難滿足一顆想要“生活在別處”的心了。這是要值得警醒的。

“中國的建筑師應該具有獨立的思考精神和創造精神,并且贏得城市的信任,這樣中國的建筑才會有改觀。”著名華人建筑師潘祖堯從建筑師角度出發提出誠懇建議,也曾批判“非洋不取、千城一面、高大全”走向了“去精華、去糟粕”的另一面。

城市文化是城市的靈魂,城市特色是城市文化的標志。意大利小說家卡爾維諾著有一書《看不見的城市》,其中他把他所有經歷的城市寫成了感悟,他“看不見”的,是要用心去體會才能感受到的城市的靈魂與氣質;如今,城市依然看不見,難以區分一城與另一城,看不見的也是城市的靈魂。

如何培養城市的靈魂?看到了問題就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

相關頻道: eNews 讀書

您對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見,請在下方提交,謝謝!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廣告
彩票上瘾的症状